折叶煮雪

【all碧石】妖艳贱货专治白莲花 1~3

1.

朱碧石撩起面前女孩的头发,在手中轻轻把玩,一言不发,持续近十分钟惹得女孩眼里渐渐蓄满泪水,颤抖着望向身侧的美坐。却见美坐只满目宠溺,温柔开口道:“走吧碧石,去咖啡厅坐会儿。”

话音刚落,朱碧石瞬间变了表情,方才的玩味和嘲讽一下变成娇羞可爱:“好啦,美坐哥,你才站一会儿就累吼~”

“就你精力足。”

“还不是哥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你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我来处理咯~今天不去咖啡厅好不好,陪我去新开的甜——”

“等下!”稻明四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们碧石怎么可能这么温柔,撩起头发的那时候就应该直接给人全薅了吧?”

“……”

美坐的二郎腿换了个方向,深沉地开口道,“我加了点文学美化,你不懂。当时碧石一把抓起人小姑娘的头发,啪啪就是左右各一下巴掌,我想拦拦,她一脚就给我怼边儿去了。”

靠在墙上的累脸部明显抽搐一下,伸手捂住耳朵,一旁的稻明四倒是急着问了好几句“然后呢”。

“我一寻思,这万一被什么路人看见,对咱们碧石不利啊!所以赶紧过去捉住碧石俩手把她抱去甜品店了。幸好这个姑娘爱吃甜品,一下就哄好了。”

累猛地直起身子:“你居然捉得住她俩手?”

稻明四拍案而起:“你居然敢抱我家碧石?”

2.

朱碧石是鸡条学院远近闻名的白富美……嗯,黑富美。五官精致,眼神勾人,被校内BBS封了个“妖艳贱货”的黑称,奈何人家长得实在好看,久而久之黑称成了雅号。除此之外,她只有一个缺点,就是脾气不好,可精准概括为:一点就着,一戳就爆。

进校起,朱碧石打过高年级学姐揍过刚入学学妹,扯过校花的辫子扇过学生代表巴掌,校长讲话都敢迟到早退,校董开会一脚把门踹开说了五个字:“食堂太难吃”……

这样的事迹数不胜数,奈何校方也实在没法子,不仅因为朱碧石家太有权有势,还因为朱碧石聪明,所有的事好像都是她占理儿:学姐仗势欺人、学妹公开挑衅(虽然针对对象都跟她无关),校花睡了她朋友的闺蜜的男朋友,学生代表暗讽富二代没教养,而校长讲话是真的无聊,学校食堂也是真的难吃……

幸好这世界是守恒的。

风靡全市上至985211高校大学生下至幼儿园小朋友的校草组合F4就在鸡条学院,更重要的是,这四个都是朱碧石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一堆堆把柄全在他们手上。

在比朱碧石低一级的西萌入学那天,F4齐聚,和校领导、朱碧石进行了一场严肃的三方会谈,经历了时长三小时的商(群)谈(架)之后,最终约法三章——一方各一章。

第一,朱碧石不可当众斗殴、下校领导面子,有问题私下解决、在F4眼底下化解矛盾。

第二,F4需要时时刻刻关注朱碧石行为举止,必要时刻保护全校师生的人身安全。

第三,校方承诺在一周内革新食堂,允许各类甜品店入驻校内。

从此,鸡条学院终于风平浪静,朱碧石再也……朱碧石继续收拾人。在F4眼皮底下。

3.

F4其实相当有原则,从不袒护朱碧石。

朱碧石也很有原则,从不无理由当众教训人。

就拿本文开头举例好了。

那女孩连续一周“不小心”偶遇美坐,不是“不小心”背对背撞上,就是“不小心”扭了脚摔倒了。美坐向来绅士风度,自然每次都稳稳当当接住人家,再把人家扶正。然而原本再来一出“不小心弄翻咖啡”或“不小心跌进怀里”就可以完成一场完美的偶像剧了,偏巧朱碧石次次都遇上,次次都看了个全程。

这天,阳光正好,树影婆娑,气氛美妙,行人很少。女孩刚低头猛走撞进美坐怀里,正要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紧张地道歉,就被朱碧石捉兔子似的拽着头发从美坐怀里拎了出来。

本该甜腻的台湾腔恶狠狠道:“你这样的老娘见多了,丑八怪总想当偶像剧女主角,想高攀我家美坐哥也不知道先整个容抽个脂,皮肤再白也没老娘好看!”

说罢,抬手就是左右各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几乎响彻云霄。美坐这才悠悠上前,从背后捉住碧石两只手腕,强行向下压回碧石身前,形成将人禁锢在自己怀里的姿势。然后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把抱起,在女孩震惊的目光下走向甜品店,路上还不忘调整个能让怀中人舒服的姿势。

一般而言,能让朱碧石真正气到动手的,就是这些明着暗着有意无意吸引F4注意的女孩子,这些女孩有统一的特征:不是校服中规中矩就是白色长裙别有风味,不是黑长直温柔淑女就是黄短卷俏皮可爱,或者温驯善良又怯懦,或者无知单纯又冲动……

总之,经校内BBS近千层楼的激烈讨论,官方在校刊开辟了一个新栏目用来记录此类事件,栏目命名为:“妖艳贱货专治白莲花”。

【羊猪】小皇子历险记:第一章(颜朝架空,严重ooc)

会武功的小绵羊与被迫出宫的小皇子一同踏上寻亲道路x

第一章

罗志祥是被赶出皇宫的。

元后殡天刚过一年,继后才刚坐上一国之母的高位,位置还没焐热,就急匆匆顶着忧心忡忡的慈母脸,给皇帝吹了三天三夜枕边风,愣是借着小皇子年近弱冠仍不知世间疾苦只知及时行乐的由头把人赶出了皇宫。

从接旨到出宫不过两个时辰,小皇子罗志祥只来得及收拾了几盒前些日子属国上供的护肤香膏,和几身相较而言略微朴素的衣物,侍女哭哭啼啼打好包袱,哭哭啼啼把包袱递给罗志祥,哭哭啼啼一路直到眼瞅着自小服侍到大的小主子从侧边宫门只身出去,越走越远。

然而这主仆二人都是深宫里长大的,一个是最受宠的嫡小皇子,一个是最受宠的嫡小皇子最信任的侍女,都打小没亲自掏过荷包缺过银两。以至于……

京城繁华街头一个大酒楼里,小二见惯了达官显贵,十分顺畅从容地对着穿金戴银一身富贵相儿的罗志祥报了遍菜名,罗志祥听得脑袋发胀,摆摆手叫小二随便上几样最好吃的,小二顿时来了劲儿,把楼里最贵的菜式又介绍了一遍,得到应允后热情澎湃地传到了厨房去。

罗志祥坐了个雅座,包袱放在桌上一角,偏头就能通过窗子看到楼下大街的景象。

他是稀里糊涂出了宫,却不是稀里糊涂接旨的,圣旨说是要他到民间体察百姓疾苦、历练心智,虽不知背后有继后捣鬼,但他也知道身后必跟着几个乔装打扮武功高强的“尾巴”,左右只是到宫外面来走一圈再在差不多的时候被抬回宫里行冠礼、封王、挑个地儿出宫建府。

却不知“差不多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时候,这期间究竟要到哪儿“历练” 去……

“我说蛮夷进犯不是一次两次,怎就这次派了太子殿下亲自上阵?”

快到饭点,屏风另一侧有几人落座,吩咐好酒水后就聊起天来。罗志祥听到一人话里的内容,忍不住收回思绪,仔细听起来。

“这次可不一样,蛮夷领兵的是他们小王子,咱们不得由太子殿下应战才算公平嘛!”

“不是,凭太子殿下过去的战功,去平蛮夷的骚扰是不是屈才了点?”

蛮夷进犯……太子殿下……

罗志祥摸了摸边上的包袱,心里升起个念头。

“这位少爷,”小二看着满脸迷茫不似伪装的罗志祥欲哭无泪,“酒楼吃饭是要结账付钱的。”他再次解释道。原以为遇到个阔绰的大少爷,没想到是个账都没付过的娇惯小少爷。

闻言,罗志祥掏掏口袋,摸摸包袱,最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手臂,朝后方打了个响指。罗志祥面容笃定,小二翘首以盼……

——没有任何人出现。

等了好一会儿,小二眼睛都望酸了,罗志祥背后也没出现个人影儿,再一看桌上精致的碗碟边上更为精致的包袱……小二轻声开口问道:“要不把您的姓氏告诉小的,小的到府上拿银子?”

罗志祥没回话,耳根有些泛红。小二自以为了然,心道竟遇上个离家出走的娇惯小少爷。

这样的客人过去也有,能在京城离家出走的大都非富即贵,最后的处理方法往往是客人的家人主动找上门来,或者酒楼派伙计去客人府上取钱然后被找上门来……

但这样委委屈屈摆着表情硬是不说姓氏的还是头一回见。

同样的问答内容反复好几个来回后,边上那桌的忍不住了,屏风一掀就见个一看便是习武之人的大汉走到近前,气势汹汹道:“要么快点付账,要么赶紧说清楚你是哪家的大少爷让店家上门讨账!”

罗志祥被吼退两步,直直坐回了原位,一双大眼睛对上大汉的,轻声说:“你让我想想,我……”

“还想啥呀?”大汉直接打断他的话,“连自己姓甚名谁住哪儿都不知道吗?”

见气氛不对,小二连忙伸手劝阻大汉,一边又望向罗志祥。罗志祥隔着衣物摸上了胸前可表明他皇家身份的玉佩,动作有些犹豫。大汉见他吞吞吐吐,正又要发作时,一柄长剑横到他身前。

拿剑的是个显然未及弱冠的小少年,在场却无人敢小瞧他:在京城,只有极少部分人能被特许佩戴刀剑上街。

小少年很快就把剑挂回腰间,笑眯眯地冲小二扔去个金灿灿的元宝,嗓音充满少年的朝气:“不用找了。我同这位哥哥有缘,再给我上几盘热菜来,我要与哥哥好好结识一番。”

排版失败,委屈巴巴。
严重ooc求原谅(ಥ_ಥ)
其实小绵羊不是真侠义江湖人士,纸箱也不是真单纯无知小可爱(°ー°〃)

这几天赶的小视频,希望能有天使投个币发个弹幕x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61539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122F0D77-1A01-4B86-95A8-23F71FE4BA3716163infoc&ts=1518669290228

【羊猪】伪微信聊天截图·上(纯虚构/花吐症)

伪微信聊天截图

纯虚构脑补+花吐症梗

单箭头吐樱花羊x强行get不到箭头的猪+四个乱出馊主意助攻哥哥








+两张强行伪造的截图emmmm